道教传播:在教化与取悦之间

李慕秋

管理员
管理成员
文/三晚居士

对于道教而言,现在这个时代到底是一个什么时代?

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。如果说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那么前人从未如今日般这样轻易地阅览各种道教资料,查阅各类道教信息、各地法讯等等。对道教的研究,也在许多大学的宗教学系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开展。

但如果说这是最好的时代,那么却又能看到各种打着道教旗号的养生讯息,各色每天花大把时间在自媒体平台游弋——唯独没时间修炼的各路“大师”来荼毒我们的眼球。道门清净地,线上线下的争吵却很难止息,这些都是我们能看到的现状。

这其实就是道教传播中所面对的一些问题。道教作为宗教,必得有思想可以传播。道教旧时常言“教化”,有为“师”的姿态,亦有为“师”的觉悟。然而这个时代,为“师”时常会让人敬而远之。

在一个浮躁的风气下,人们都在“赶时间”,不太愿意静下来听你说,尤其是不愿意听“大道理”,你给不了他们新奇,满足不了他们“隐藏自己的肤浅”的欲望。那么道教对他们来说,也就“毫无价值”。

所以有一部分人,出于各种各样的动机,就采取一些博眼球的姿态。以道士或者道教徒的身份,来取悦围观者。道教自他们口中和行动中所展现的,不再是“教化”,而是卖弄或者谄媚。

但恰恰是他们,真的让更多人“知道”了道教,所谓“道系”也成了流行的词汇,让人哭笑不得。

这里并不是说,道教就一定是“教化”的姿态。所谓“大道无形”是也。但兹如太史公《在史记·儒林列传》里所言:“务正学以言,无曲学以阿世。”要有一个根本。若你只是想拿道门的财富来满足你的营生,大大方方讲出来。

道门无私,不是谁的私产,自凭本事做网红去。但最要不得的是混淆视听,打着道门的旗号,做最见不得人的勾当吗,这就够无耻了。《清静经》里讲:“常能遣其欲,而心自静,澄其心,而神自清。自然六欲不生,三毒消灭。”

第一个就是“遣其欲”,虚靖天师有两句诗可以做最好的注脚:“世缘拨去神常静,精食休来甑已尘。”但那些以道门身份哗众取宠的人,仔细看来,所做一切,就只是为“欲”来服务的,鲜明地本末倒置。

其实这个时代,道教能做的东西太多。因为生产力发展的速度太快了,快到有时候也需要以突破人类伦理道德极限为代价来取得“进步”。而这个“进步”往往就在一瞬间,在欲念的催生下,在资本的趋势下,悄无声息地完成。

这样的冲击,也许会使得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更大的满足,但同时也会对人类的精神与伦理下限带来更大的冲击。道德与技术的博弈会越来越激烈,在此过程中,伦理价值的撕裂,对于人类的影响不言而喻。

维护人之为人的道德和崇高,使其能禁得起隐藏在物质发展背后所隐藏的“财富的诱惑”、“欲望的冲击”,才是今日之道教,所真正应该去面对,去作为的事情。

即无论世事如何变化,莫将大道作浮云,总能够坚定地去回答一些最根本的问题。这就是一种道统的绵延的传统,才是文明的血脉。
 
顶部